<span id="rfxn3"><delect id="rfxn3"><mark id="rfxn3"></mark></delect></span>
    <nobr id="rfxn3"></nobr>

    <menuitem id="rfxn3"><delect id="rfxn3"><i id="rfxn3"></i></delect></menuitem>

      <menuitem id="rfxn3"><delect id="rfxn3"><i id="rfxn3"></i></delect></menuitem>
      <nobr id="rfxn3"></nobr>

                QQ客服 QQ客服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手機版網站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
                您好,歡迎提出寶貴建議與意見!您留下的每個字都將被用來改善我們的服務。
                名:
                手機號碼:
                留言內容:
                banner
                資本市場預警 油企積極應對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20-06-28

                  近期,??松梨?、殼牌、BP、雪佛龍、道達爾等5家國際石油公司股價波動劇烈,他們已紛紛推出緊急措施應對危機。相比較而言,一季度雙重“黑天鵝”事件對資本市場的影響,實際上強于對各大石油公司生產經營情況的沖擊。3月中旬,國際石油公司股價最低時與年初相比均出現“腰斬”。

                  為緊急應對目前需求緊縮、油價低迷的不利情形,全球石油公司紛紛發布削減資本支出、暫停股票回購、降低運營成本、調降生產計劃等措施,殼牌甚至自20世紀40年代以來首次宣布削減股息,力圖保持財務彈性,尋求絕地重生。

                  五大石油巨頭股價整體驟降,跑輸大盤

                  五大石油巨頭股價走勢年初與大盤基本趨同,自3月開始隨著油價暴跌,股價開始斷崖式下跌,美股多次熔斷,所有公司均未跑贏大盤。截至5月8日,??松梨?、殼牌、BP、道達爾、雪佛龍的股價最大跌幅分別達到57%、55%、67.2%、55.2%和54.8%。相對應的是市值的蒸發,??松梨诤蜌づ剖兄递^2019年底蒸發超過1000億美元,其他3家公司市值也蒸發超過500億美元。

                  與2014年油價下跌周期對比發現,兩輪周期對資本市場的影響存在明顯差異。

                  2014年油價下跌周期的特點是資本市場對事件的反應逐步放大,于2015年底~2016年到達峰值,并且負面影響對以上游業務為主的上市石油公司更顯著。原因是北美以頁巖油氣為主的非常規油氣資源涌入石油行業,造成供應側市場爭奪,對資本市場的負面影響存在滯后。2014年中期,全球對原油及其制品的需求仍處于增長趨勢,且盈利空間較大,因此該輪油價下跌初期全球資本市場波動較弱,且頁巖油氣項目的影響使北美石油巨頭受波及程度小于歐洲石油巨頭;隨著盈利空間不斷壓縮、需求增速下降,全球經濟發展隨之放緩,石油市場供過于求問題凸顯,2014~2016年股價變化幅度逐步擴大。根據股價變化幅度數據發現,因上游板塊利潤與國際油價掛鉤更緊密,對于康菲石油等以上游業務為主的石油公司,股價變化與國際油價波動步調更一致,波及效果更明顯。

                  而2020年本輪油價下跌周期則是受供需兩方面沖擊,資本市場響應更迅猛,股價出現斷崖式下跌。一方面,資本市場這種負面反應在一定程度上表現為對能源公司經營前景展望的下降;另一方面,也應當注意到,面對雙重“黑天鵝”事件,國際資本市場的跌幅或存在一部分超跌成分?!昂谔禊Z”的存在代表不可預測低概率事件,意料之外卻又改變一切。當不可預估的新冠肺炎疫情和石油價格戰出現時,人們往往會產生恐慌情緒,并對此做出過度反應,這種情緒反映在資本市場上即會出現投資者過度悲觀的預期,從而加劇市場跌幅。理論上,這種超跌將隨著疫情好轉、油價平穩而逐漸得到修復。

                  石油公司快速調整資本支出計劃

                  面對油價下跌的情況,國際石油公司歷來采取的主要應對措施包括:削減資本支出;暫停、推遲或退出部分高成本、高風險、低回報的項目,以及短期可決斷的靈活項目(如美國頁巖油氣項目);減少運營成本并提高現有技術以降本增效;加大資產優化力度,加速或持續推進剝離非核心資產計劃等。3月油價暴跌以來,各大石油公司也已迅速推出各項緊急應對措施。

                  石油公司紛紛發布資本支出削減計劃,其中,國際石油巨頭和國家石油公司資本支出的削減幅度為20%~30%,獨立石油公司資本支出的削減幅度為30%~40%。與2014年油價暴跌時的情形相比,石油公司措施制定更迅速且力度強勁,資本支出削減幅度相當于2014年低油價周期1.5~2年的強度,部分石油公司在正式發布一季度季報時再次加大資本支出削減力度。其中,繼Equinor(挪威國家石油公司)股息削減67%后,殼牌成為第二家降低派發現金股息的國際石油公司,宣布一季度股息從2019年底的0.47美元/股降至0.16美元/股,降幅達到66%。

                  為應對目前情形,石油公司也不同程度地調整了產量計劃。國際石油公司對產量的調整多集中于北美非常規油氣項目的暫停與推遲,帶來的是北美頁巖油氣區塊出現大規模的關井現象。據挪威能源咨詢公司Rystad估算,2020年5月,北美頁巖油氣區塊油井數量與3月中旬相比已減少57%,氣井與2019年6月相比也減少了54%。在2014~2016年的油價下跌周期,石油鉆井降幅為53%~54%。

                  ??松梨诤脱┓瘕埗夹剂讼鳒p二疊紀盆地的產量計劃。??松梨诒砻?,在全球范圍內二季度的日產量將削減40萬桶油當量,其中得克薩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疊紀盆地將減產10萬桶/日。另外,“產量無效指導”也較為普遍,如Equinor、加拿大自然資源、SM能源等石油公司在財報發布電話會議上取消了產量預期。

                  雙重“黑天鵝”事件打亂了不同類型石油公司的發展規劃,石油公司抗風險能力差異凸顯。我國的石油公司應確?,F金流充沛,擁有穩健的資產負債表,加強財務實力和業務彈性,做好未來復蘇的準備。

                专门聊天的电话号码